Beryl啊

想拥有男模的身高

刚刚删掉重发了一遍 因为之前没关注过这一对 不知道他们的tag 搞得一直弄错别的cp的tag 一直在删删改改 很抱歉 下一次不会了
这个本来只是写着玩 但是突然因此有了个脑洞 小狼狗急切想要哥哥教他成为男人的故事 好像也蛮萌的 以后会慢慢写出来的 这个就当作一个概念文来看吧 不要上升真人不要上升真人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能喜欢它

听说你也一米九?

篇幅没想好 看我心情吧 圈地自萌

吴亦凡听到那阵高亢激越却又细腻非凡的声音突然爆发在空气中的时候正在试图夹起一个圆溜溜的卤蛋 筷子努力了很久但还是一直在原地打转 当他想直接戳进去的时候那缕歌声就突然从身旁的工作人员的手机里传出来 炸开在平平无奇的空气中 格外抓耳 “唉唉不好意思啊我耳机线不知怎么松了.......”吴亦凡的筷子停滞在盒饭的上方 转过头去看见助理手忙脚乱的整理着耳机线 他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你在看什么啊?”
“啊凡凡不好意思......那个我在看新一季的歌手呢 这个小哥超级厉害的长得也很好看哎吧啦吧啦吧啦.........”

吴亦凡早没了听她说下去的胃口 只是看着手机屏幕 一言不发 不是他生气了 是他一下子没有言语来表达此刻他的感受 助理早把耳机线整理好 只留下一个五光十色的手机屏幕 那个小小的人儿就在里面奋力歌唱

真好看啊
就是有点矮
不过矮一点好像也挺可爱的 可以揉头

他不禁被自己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吃了一惊 “我在想什么呢” 吴亦凡皱着眉又开始夹那颗永远夹不上来的卤蛋 “只是一个从来没听说过的歌手罢了”

短暂的休息过后 妆发造型们一拥而上给吴亦凡补妆 吴亦凡出道不算短 现在也是正当红的时候 早已习惯了这种阵仗 当化妆师用一把柔软的刷子轻轻的在他眼窝上来回打转的时候 他冷不丁又想起了刚刚那张棱角分明的脸 还有那双美丽的眼睛 不为别的 他只是想知道 那张小脸有没有经过这么多工序

“啧 今天怎么回事 老是想七想八”

另一边的酒店里 某个“矮子”正在一脸严肃的和自己经纪人抗争着

“我很认真 我真的不想穿这件衣服 我觉得我原来的衣服就很好 很好看了”迪玛希坐在地上 拽着一件可怜的套头卫衣 简洁的颜色 利落的剪裁 怎么看都和这个地上的可人儿相配至极

助理小甜(名字忘记了我随手取得抱歉了)欲哭无泪的和他对望着 无奈道“好好好那就先不穿吧小祖宗你能不能先从地上起来 凉的很 不要坐在那了”

随着一声欢呼 某人拔地而起 光着脚就蹦到餐桌旁边前去看餐牌 小甜认命的在后面追着他穿拖鞋 一边随意的问了一句
“迪玛希有多高啊 我感觉你站起来快戳到天花板了”

迪玛希转回头 站在原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又想了想说

“快一米九了”

tbc

-------------------------------------
我终于开始新的 坑了
不要上升真人不要上升真人
这一对源于我一时的脑洞 估计整个lofter都没有人写 歌手我看过已经很久了 有一些细节不记得 也会加一些发挥上去 可能会和现实不一样 but!我们就是要和现实不一样啊!
希望大家能喜欢

这么可爱的小哥哥 一定会被更对人温柔对待的 他的手他的腰他的脸原谅我真的好喜欢😘❤️

明星大侦探这是要搞事情啊啊啊啊啊都玩上捆绑了????好好好 就继续这个速度不要停啊😂

薛之谦这个地方好苏啊好苏啊 可是后期加太多标签我觉得好烦 我截了好久他的小表情也无法完全还原 可是真的好可爱啊啊啊啊啊

汉堡店遇到的他04

我上大学啦 第一次离家这么远 适应了好久才好 拖了好久的文现在才有时间慢慢整理的

下课铃总是会在恰到好处的时候响起来 薛之谦在讲台上慢条斯理的收拾着教案一边眼神瞟着窗外 手里的动作恨不得再慢一点

今天怎么没有学生来问个问题啊?!

饶是再慢 也总有结束的时候 他还是慢腾腾挪着脚步从教室后门走出去 刚一出门 就领略到了什么叫做“事与愿违”

“哟这不是我的小白兔吗!”

薛之谦把快低到肩膀上的头慢慢抬起来 那个大嗓门的人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叉着一只脚整个人抵在墙上 整个人笑的跟个叉烧包似的傻 “你.....”“哎唷薛老师 今儿个在这看见你我才知道什么叫做缘分啊我就说看着你细皮嫩肉的怎么着也得是个正经职业你看咱俩怎么到哪都能遇上.....”这个人又开始了他的长篇大论 薛之谦把没说完的“怎么会在这里你是对校长下毒了他才会让你教书嘛”默默咽了下去 上课铃很合时宜的响了 他刚想说一句他要先走了 却又被大张伟打断了

“我还没吃早饭 走吧 带我去吃”

然后就那么自然的却又软软的 挽住了薛之谦的手臂 整个人像个被人贩子拐卖的小傻子一样希冀的看着他

薛之谦突然心里就软了

学校小树林里 大张伟狼吞虎咽的吃着薛之谦给他买的面包边吃还边吧唧嘴 看着对面那个黑框眼镜却是他见过最温柔的男生鼓着腮帮子不断问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要怎么说呢

要说我其实也不知道吗我只是一个玩地下音乐的朋克我实在没饭吃了才不得不来应聘我也不知道能在这里呆多久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赶我走
但我看见你了啊 就仿佛从天而降一样 出现在我面前
我突然就觉得 很心安 不想再让你走了的心情 就一点点膨胀了

大张伟狼吞虎咽的咽下最后一口面包 挑起下巴对着薛之谦说

“要不要我唱歌给你听?”

“................不要 你都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大张伟闻言笑了 轻靠在树上抬起手抱着头直直看着他

“我想见你 就来找你了啊
怎么样 看见我开心吗”
————————————————————
真的觉得自己都想弃坑了 因为上大学后的诸多杂事 以及心情没有适当的调整 很多构思也没办法及时得到写出来 但是很开心哦 大学里面一个很好的小姐姐凑巧也在玩 也喜欢我写的东西
那我就更没有理由放弃了 不管有没有人看 也想继续写下去



汉堡店遇到的他03

昨天偷懒了啊……因为柳州下雨了 在家睡觉很舒服
那今天 多更一点吧

“薛老师 薛老师醒醒 你是不是昨晚没休息好啊?下一节准备到你的课了”
薛之谦花了几秒才勉强自己从面前的女声中清醒过来 看看一旁笑意盈盈的Bessie忙不迭回答说“哎哎哎好的我这就准备”一边摘下黑框眼镜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鬼知道他经历了什么!

薛之谦到现在都不敢回想那天在汉堡店门口为什么只是被大张伟随意问了一句话自己就连看都不敢看他 低着头扯了一句“啊没没没没有啊我我还有事先走了认识你很高兴下次再见啊”之后就跟被狼撵了似的走了

丢脸死了
而且回到家脑子全都是大张伟的脸大张伟的笑大张伟的得吧得一直不断在他眼前回放
他就失眠了

就算现在坐在了办公室 坐在了人民教师这么神圣的一个岗位上 他还是会一直想起那天他跑走的时候 从身后传来那人明显带上笑意的声音
“唉唉唉你跑什么呢我有这么可怕么还能吃了你?”
算了 上课吧

到真正上课了他也没能从这种莫名其妙的情绪中摆脱出来 只是随便布置了自习的任务就在讲台旁坐下来 修长的手指一直不停点着英语书的封面
突然

“哟大家都在呢好好好挺好的都不错啊!都是祖国的花朵社会主义的接班人啊……”
一个熟悉的大嗓门从隔壁班传来随后就是那个班一阵阵爆发的笑声 欢声笑语在寂静的空气中显得更加的突出

.............不会吧
薛之谦一头黑线
我完了
这是他下一个想法 只是他到很久以后才意识到当时这个想法被他用在一个“陌生人”身上是有多么不合适

隔壁班并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 大嗓门好像装了喇叭一样断断续续飞进他的班级 “.....我是你们临时的音乐代课老师 我叫张伟 就是你们想的那个张伟....但是我道上的朋友都叫我大张伟那你们就叫我大老师知道了吧……什么?嗨那肯定会啊你拿我当什么人了!......”

滔滔不绝 绕梁三日

薛之谦听着连绵不断的“噪音” 突然心里那种漂浮不定的感觉就消失了 他坐直身体 把眼镜取下来 舒舒服服的靠在椅子背上 身心一下子 就很有安全感 尽管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今天还没完 晚点应该会再来一发
爱大家
---------------------------------
这是第三篇了 基本这篇文的主线和设定我都想好了 所以接下来的文章会多增加一些情节以及进度会相应快一些 能够看到这篇文的人们 谢谢你们愿意看我写的东西 我会一点一点做得更好的
比心

汉堡店遇到的他之一个在球球生日的小番外😊

今天是八月的最后一天也是我们球球的生日哎!
其实是今天和朋友约出来吃饭逛街 马上要各自去上大学了 今天就可能来不及更 汉堡店的他 来个小番外 大家都吃吃糖哈


“好重......唔....”
薛之谦不情愿的被身上不断传来的重量感吵醒 身体感官渐渐苏醒了之后 他第一反应过来是把手搭上这人的肩膀

大张伟整个人像个小王八一样摊在他的身上 随着他的动作还无意识的把头在薛之谦的肩窝里蹭蹭 发出含糊的咕哝“别闹...薛 ..我累死了 昨儿一宿没睡泡在录音室.....
“干嘛又这么晚!你知不知道这样下去你身体会垮的!”
“哎唷您别那么大声儿啊……你不知道......录音的时候 那个老师特别凶 我就特别想你......你多好啊 又温柔 像只小松鼠一样.....”

薛之谦听着他近乎梦呓的呢喃 突然心里有块地方就软了
大张伟觉得我好
他觉得我好
我可好了

他的手不由自主的抚上枕边人日益凸出的肩胛骨 慢慢的 一点点的去描摹它的形状 这个人啊 嘴上不说 但是总是这样能让他的心猝不及防的紧一把
这辈子 也就逃不开这个人了吧

“薛.....”
“干嘛 说话”
“想你想了一晚上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今晚这么想着你”
“知道啦!你还睡不睡你不睡就起来别压着我了!”

大张伟一边老老实实的在他身上躺好不动 一边在心里默念
“可是今天是我的.......”

“哎 大张伟.......”
“啊?”
“那个.......生日快乐”
“哎唷....”
“不准说话!”
薛之谦迅速赶在脸变得通红之前凑在他耳边说
“今天我自己动”

tbc
--------------------------------------------
因为看了之前的两篇文都有点不满意 所以这个小番外也顺便想要着重练习一下他们二人之间的对话 因为我南方人 对于京片子没有很深的理解 觉得这篇有值得改进的尽管指出来告诉我 爱你们啦!

球球这个白眼翻得啊……翻完了还把自个儿逗乐了也是很服气😂
感觉这几期他对小朋友虽然表面不说 其实心里 多多少少也有点触动吧
希望他能快乐就好了

汉堡店遇到的他 02

想了想把题目改精简了点 上一章写完了自己看觉得进展有点慢 有些地方太费笔墨了 这一章可能会快一点


距离上次被人当众调戏已经过去了三天 反正薛之谦自己心里是把这种定义为“调戏”的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 他忍不住又去了那家汉堡店 没敢进去在外面一看 嗬!那人怎么也在???他大气儿也没敢喘直接转身走掉了 第二天 第三天 第四天......连着一个礼拜过去了 他每天都是试探性走到那里 往里一看 那人准好好的坐在同一个位置 一个疑问渐渐在薛之谦心中升起 这个人每天都在吃这种快餐吗?!怎么有生活这么无聊的人啊 想归想 他自始自终也没注意太多

又到了礼拜三 薛之谦习惯性的来到那里往里面看时 却没有找到那个已经渐渐习惯看到的人 没有看到他翘着一脑门儿绿毛坐在那特大爷的啃汉堡 “是不来了吗”这种有点类似沮丧的想法刚刚涌上他的心头 他黑框眼镜后面的双眼便瞪大了

一双臂膀 环绕过他 撑在了他面前的玻璃上 紧接着一个记忆中的声音炸开在他耳边

“哎唷您这是往里窥探什么呢这里头是有菲律宾总统来了还是怎么着让您这么小心翼翼啊”

薛之谦涨红了脸从他身前挣脱出来 手足无措的看着他一脸见了鬼的表情“你你你你神经病啊认都不认识人家就往人身上靠我我我可告诉你我认识人啊……”还没等他警告完 这个人大咧咧的伸出手

“不认识那现在认识下呗 我叫大张伟 就是你想的那个大那个张伟
鄙人别的能耐没有 音律倒是精通那么一二 看您骨骼精奇细皮嫩肉不如做个朋友可好”一连串夹带着京片子的自我介绍让薛之谦有点发懵 大张伟?名字倒是.......很有个性嘛 还没回过神 那张嘴又开始了滔滔不绝“哎你看我这都说半天了就差家里几亩地几口人都给您往外摘了您怎么还不对我表露表露心迹啊”“啊啊那个你好 我叫薛之谦 我也很喜欢音乐的”

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认识了?其实看着这个人在自己眼前哇啦哇啦跟个当代祥林嫂似的没完没了的时候 薛之谦是有点想直接走人的 开玩笑啊 为什么要跟这种来路不明的人多费口舌 但是 但是 但是看到他少年一样露出那种毫无心机甚至可以说是傻兮兮的笑容的时候 不知道为什么 他就有点心软了

嗯 听听他要说什么 好想也没什么大不了哈

下一秒 他就有点后悔了

大张伟看着眼前这个带着副大黑框眼镜一脸乖巧的人儿 嘴角带着点嬉笑像是想起什么一样一本正经的说

“刚刚你看什么呢?还是 你在找谁?”

tbc
--------------------------------------
把这篇文给我闺蜜看了 没想到她很喜欢 我俩都是最近才喜欢上的薛之谦 所以说多了一个人的期望 就越要好好完成呐 有什么建议多多指教